余某涉嫌組織賣淫罪成功辯護

2021-10-30 12:54:32

公訴機關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余*萍,曾用名余*,女,1966年2月17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無業,四川省通江縣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郫都區。因涉嫌組織賣淫罪,于2019年3月21日被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6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辯護人任律師,四川川蓉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石律師,四川川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余*,女,1968年7月5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業,四川省通江縣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郫都區。因涉嫌組織賣淫罪,于2019年3月21日被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6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辯護人雷琳琳,四川川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兵,男,1987年1月17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業,四川省東興區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內江市東興區。2019年3月10日因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6日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辯護人張律師,四川高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蘇*彪,男,1990年5月6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無業,四川省簡陽市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簡陽市。2019年3月10日因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6日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指定辯護人葉律師,四川集文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陳*,男,1997年8月29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無業,四川省資中縣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資中縣。2019年3月10日因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4月16日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辯護人胡律師,四川資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以成新檢公訴刑訴〔2019〕88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余*萍犯組織賣淫罪、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印夢婕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余*萍及辯護人任明偉、石婷婷、被告人余*及辯護人雷琳琳、被告人李*兵及辯護人張穎、被告人蘇*彪及辯護人葉奎勇、被告人陳*及辯護人胡德勝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9年2月15日至2019年3月8日期間,被告人余*萍在成都市新都區圣采泊尚小區外的“蜀*會館”先后雇傭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等人,并招募黃某、鐘某、王某等女技師,以浴足、按摩為名收取498元、598元、998元不等的價格,采取口交、性交等方式從事賣淫違法活動,獲取非法利益4.9萬余元。

被告人余*萍為該會館老板,被告人余*負責管理財物,被告人李*兵受雇于被告人余*萍,作為值班經理具體負責該場所的主要日常經營管理工作,被告人蘇*彪、陳*明知該場所是賣淫場所的情況下,受聘擔任客服經理,負責接待客人,推介賣淫項目,推銷會員卡等。

2019年3月8日23時許,民警根據前期掌握的線索在“蜀*會館”擋獲被告人李*兵、蘇*彪、陳*以及張某某、王某某、黃某某、鐘某某等十一名涉案人員。2019年3月20日被告人余*萍、余*接民警通知后,于3月21日10時許,到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大豐北派出所接受調查。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余*萍組織他人賣淫,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明知他人組織賣淫而積極協助,應當以組織賣淫罪追究被告人余*萍的刑事責任,以協助組織賣淫罪追究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的刑事責任。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共同協助他人賣淫,系共同犯罪。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自愿認罪認罰,并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請依法判處。

被告人余*萍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有異議,其提出招聘了余*和李*兵,但沒有招聘技師,也沒有在蜀*會館組織人員從事賣淫活動。

被告人余*萍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有異議,其提出案發時“蜀*會館”處于試營業,李*兵實際接手管理“蜀*會館”,由李*兵招聘有關人員,工資和提成均由李*兵發放,沒有證據證實余*萍實施組織賣淫的行為,其不構成組織賣淫罪。同時提出,被告人余*萍具有自首情節,系初犯,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余*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當庭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余*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提出被告人余*系自首,認罪認罰,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李*兵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當庭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李*兵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其提出被告人李*兵具有坦白情節,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蘇*彪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當庭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蘇*彪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其提出被告人蘇*彪系坦白,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陳*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當庭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陳*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其提出被告人陳*系坦白,自愿認罪認罰,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9年2月15日至2019年3月8日期間,被告人余*萍在位于成都市新都區某某小區外的蜀*會館,雇傭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等人,組織賣淫人員,以浴足、按摩為名收取498元、888元不等的價格,從事口交、性交等賣淫違法活動,獲取非法利益43512元。被告人余*萍為該會館老板,被告人余*負責管理財物,被告人李*兵作為值班經理負責日常經營管理,被告人蘇*彪、陳*擔任客服經理,負責接待、推介賣淫項目、推銷會員卡等。

2019年3月8日23時許,民警根據前期掌握的線索在蜀*會館擋獲被告人李*兵、蘇*彪、陳*以及張某某、王某某、黃某某、鐘某某等十余名涉案人員。2019年3月21日10時許,被告人余*萍、余*接民警通知到案接受調查。

另查明,公安機關在被告人李*兵處扣押微信收款二維碼1個、POS機1臺、紙質表格21張、微型機1臺。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在律師的見證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一)書證、物證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證實公安機關對余*萍涉嫌組織賣淫罪,以及余*、李*兵、蘇*彪、陳*涉嫌協組織賣淫罪進行立案偵查。2019年3月8日晚上23時許,公安民警根據前期便衣暗訪取證的情況對蜀*會館進行檢查,當場擋獲四男十女。2019年3月20日,余*萍、余*接民警通知后,于3月21日10時許到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大豐北派出所接受調查。

2.被告人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余*萍、余*、李*兵、蘇*彪、陳*的身份信息。

3.辨認筆錄,證實證人辨認被告人以及被告人相互辨認的情況。

4.扣押決定書、扣押筆錄及清單,證實2019年3月9日,公安機關從被告人李*兵處扣押微信收款二維碼1個、POS機1臺、紙質表格22張、微型機1臺。

5.微信聊天記錄,證實李*兵與余*的微信聊天情況。

6.現場勘驗筆錄、現場圖及現場照片,證實涉案的蜀*會館的方位信息。

7.消費批次表,證實2019年2月15日至2019年3月8日蜀*會館內從事賣淫活動的有關情況,其中浴足5項目共消費49次。

8.手機通信記錄,證實李*兵與余*萍、李*兵與余*手機通話記錄。

9.認罪認罰具結書,證實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相關情況。

(二)證人證言

1.王某某的證言,證實王某某系蜀*會館的技師,為客人提供足浴、按摩和半套服務,由客戶經理安排技師上鐘,足浴3就是給客人口交,足浴5就是與客人性交,蜀*會館消費批次表是技師上鐘的明細。蜀*會館有個管事的李經理,還有三個客服經理。

2.黃某某的證言,證實王某系蜀*會館的技師,蜀*會館存在涉黃行為,包括半套和全套,半套就是口爆,全套就是提供性服務。半套提成200元,全套提成400元。蜀*會館有十多名員工,十多名技師,有四名技師做半套或者全套,還有幾個經理。由客戶經理安排技師上鐘,蜀*會館由李*兵負責管理。

3.鐘某某的證言,證實鐘某系蜀*會館的技師,蜀*會館存在涉黃行為,包括半套和全套,半套就是口爆,全套就是性交。足浴3半套的非會員價是698元,會員價是498元,技師提成240元。會所有十多名工作人員,技師部涉黃的有5個人。足浴3就是口爆半套,足浴5就是性交全套,蜀*會館消費批次表是記錄每天會館的營業情況。客服經理負責接待,辦理會員卡。蜀*會館由李*兵負責管理。李*兵有時候開晚會提及防范措施,吧臺發現有警察上來,有人就會操控包間里的燈光,看到燈管閃爍就停止涉黃行為,躲避打擊。

4.龐某的證言,證實龐某系蜀*會館的技師,其聯系到李*兵到蜀*會館上班,其在蜀*會館提供足浴、按摩、半套服務。客服經理負責接待,辦理會員卡。由客服經理安排上鐘,服務完成后就帶客人到吧臺結賬,李*兵告訴龐某最近有公安機關檢查,上鐘要小心點,如果被公安機關抓到就不要承認。

4.王某的證言,證實其某系蜀*會館的技師,足浴3就是口爆,足浴5就是與客人發生性關系,足浴3收費588元,技師抽成220元,足浴5收費988元,技師抽成400元。工資由李*兵通過微信轉賬發放。蜀*會館有7、8個技師,有三個技師做足浴3和足浴5。技師由客服經理安排上鐘,服務完成后就帶客人到吧臺結賬。

5.李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某系蜀*會館的收銀員,其通過以前的同事介紹到蜀*會館上班。蜀*會館有涉黃項目,其中半套收費是598元,全套是999元,半套和全套只有辦理會員卡以后才可以做,辦理會員卡后可以打折,半套和全套的會員價分別是498元和888元。足浴3就是半套,足浴5就是全套。蜀*會館消費批次表是記錄每天會館的營業情況,包括做了哪些項目、價格、技師號碼、客人手牌等。從2019年2月15日至2019年3月8日,足浴3共消費28單,合計13944元,足浴5共消費48單,合計42624元。收款方式包括現金、微信、支付寶、POS機刷卡和會員卡四種。蜀*會館的老板叫余*萍和余*,余*萍和余*都知道蜀*會館存在賣淫嫖娼活動,她們在微信里問李某某生意如何,李某某就會如實告知洗腳、浴足3、浴足5的營業情況。余*萍之前就是這個會館的股東,會館以前一直有涉黃項目,包括口淫和全套性服務。余*萍和余*隔兩三天或者四五天就會到店里來。會館在被公安機關查獲之前兩三天開過一次會,余*萍和余*都來了,余*還講了話,叫大家注意安全。李*兵是經理,李*兵負責管理會所的運營和接待客人,其他的客服經理只負責接待客人。余*萍叫我留下來上班,微信收款賬號是余*的賬號,每次對賬后就會把現金交給余*。

6.陳某的證言,證實其系蜀*會館的收銀員。蜀*會館有麻將、浴足、按摩、半套服務和全套服務等項目,半套就是口交,全套就是發生性關系。蜀*會館以前的老板是龔老板、余*萍和余*,過年后就是余*萍和余*。余*萍和余*都知道蜀*會館存在賣淫嫖娼活動,蜀*會館在轉過來之前就一直有涉黃項目。李*兵負責會館的日常管理,李*兵要求將全套和半套的名稱改為足浴3和足浴5來表述在消費批次表和電腦上。蜀*會館的收款方式包括現金、微信、支付寶、POS機刷卡和會員卡四種,經營款項由余*收取。

7.張某某的證言,證實其由陳*介紹到蜀*會館上班,只在蜀*會館上了幾天班,蜀*會館有洗腳、按摩、精油推背、手推、口爆、全套等服務。口爆就是口交,全套就是發生性關系。李經理負責店面的經營和管理,消費批次表中的浴足3是指半套服務,浴足5指全套服務。

8.景某某、鄭某、謝某、陳某、張某、李某某、湯某某的證言,證實上述人員在蜀*會館進行嫖娼并被公安機關擋獲的事實。

(三)被告人供述與辯解

1.被告人李*兵的供述,證實其系蜀*會館的值班主管,其由余*萍面試后招聘到蜀*會館上班,主要負責管理前臺大廳,管理客戶經理和收銀。蜀*會館的服務項目包括洗腳、按摩、半套和全套,半套就是口淫,全套就是性交,半套收費498元,全套收費998元,辦理會員后半套收費398元,全套收費888元。蜀*會館共有8個技師,有5名技師做半套和全套,3名技師只做浴足和按摩,蘇*彪、陳*是客服經理,負責接待客人,老板是余*萍,財務由余*負責,工資由余*萍發放,技師提成也是由余*發放的。余*萍將編輯的招聘內容復制給李*兵,在由李*兵發布招聘工作人員,應聘人員的工資由余*萍決定。余*萍和余*都知道蜀*會館存在涉黃項目,李*兵去上班之前就有全套和半套服務,余*萍講過蜀*會館開業一年多了,還講到吧臺有一個控制房間燈的按鈕,如果警察來檢查,按動按鈕后房間內就有反應。消費批次表是收銀員做給余*萍和余*看的,蜀*會館收款的支付寶和微信賬號都是余*的,現金也由余*收取。余*萍和余*召集大家開會,余*萍講最近可能有檢查,大家注意安全。

2.被告人蘇*彪的供述,證實其系蜀*會館的客服經理,其由李*兵面試后到蜀*會館上班,負責接待客戶并介紹服務項目,蜀*會館的服務項目包括洗腳、按摩、KB、QT,KB就是口爆也就是半套,QT就是全套服務,半套收費498元,全套收費888元,這兩個項目只有辦理會員卡才能耍。平時由李*兵負責店里的管理工作,消費批次表是記錄財務的,對賬要用,主要用于計算客服經理的提成和技師的工資。李*兵告訴蘇*彪,余*萍和余*是店里的股東,她們只管收錢,平時由李*兵負責經營和管理。

3.被告人陳*的供述,證實其系蜀*會館的客服經理,其由蘇*彪介紹到蜀*會館上班,負責接待客戶并介紹服務項目,蜀*會館的服務項目包括洗腳、按摩、手推、口爆,手推收費498元,口爆收費998元。消費批次表是用來記賬的,平時由李*兵負責蜀*會館的經營和管理。李*兵告訴陳*,如果警察來檢查,服務房間有一個紅燈一直閃,以應對檢查。

4.被告人余*的供述,證實其系蜀*會館的財務人員,負責財務管理,蜀*會館的老板是余*萍,李*兵是經理,其他還有三個負責接待的管理人員。蜀*會館的收款方式包括微信、支付寶和現金,微信和支付寶都是綁定余*的賬號,余*每個星期都到蜀*會館收取現金。工作人員都有提成,由李*兵計算提成金額。

5.被告人余*萍的供述,證實蜀*會館是余*萍于2018年12月從他人手中轉過來的,余*萍是蜀*會館的老板,蜀*會館于2019年2月16日開張經營,李*兵是由其招聘到蜀*會館上班的,余*在店里幫忙。店里的工作由李*兵全權負責管理,其他工作人員都是由李*兵招聘的,余*負責管理財務,收款的微信二維碼就是余*制作的。

上述證據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且與本案事實相關聯,證據間能夠相互印證形成鎖鏈,本院對上述證據予以采信,并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

關于本案爭議的問題,本院綜合評議如下:

1.關于被告人余*萍是否構成組織賣淫罪的問題。組織賣淫罪在主觀上表現為具有組織他人賣淫的故意,客觀上表現為具有組織賣淫的行為,組織賣淫行為一般表現為通過招募、雇傭、糾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賣淫。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的供述以及證人李某某和陳某的證言,均能夠證實余*萍系蜀*會館的老板,蜀*會館在余*萍接手以前就有涉黃項目,余*萍在接手蜀*會館以后通過招募余*、李*兵負責管理財物和前廳事務,組織他人從事賣淫活動。余*萍通過實際到店查看和核對消費批次表等方式了解蜀*會館的經營情況。余*萍授意李*兵通過按動安裝在前廳吧臺連接于包間報警燈光的按鈕來躲避警察的檢查。在蜀*會館被查獲的前幾天,余*萍組織開會并提醒注意安全。以上被告人的供述和證人證言均能夠相互印證,足以證實余*萍是蜀*會館經營活動的管理者和決策者,是整個賣淫活動的組織者,應當以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罰。在庭審中,余*萍及辯護人提出,蜀*會館尚處于試營業階段,在案發前余*萍與李*兵商談蜀*會館承包事宜,不應對組織賣淫活動承擔刑事責任,本院認為,首先,組織賣淫犯罪中,并不必然要求具有固定的賣淫場所,也無論該場所是否合法或者是否處于營業狀態,均不影響組織賣淫行為成立犯罪,行為人實施了相關的組織賣淫行為即成立本罪。其次,余*萍提出已與李*兵商談蜀*會館承包的辯解,本院認為,李*兵是否承包蜀*會館,并不影響余*萍實施的組織賣淫行為成立犯罪,且李*兵當庭對該辯解予以否認,也無其他在案證據相互印證,對該辯解本院不予采納。

2.關于余*萍和余*是否成立自首的問題。余*萍和余*均系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案,到案后余*萍和余*均未如實交代蜀*會館從事賣淫活動的事實,也未如實交代本人涉嫌犯罪的事實,故二被告人均不具有自首情節。

本院認為,被告人余*萍在蜀*會館利用從事服務行業的便利條件,在經營服務行業的同時通過招募管理人員和賣淫人員,有組織地從事賣淫活動,其行為構成組織賣淫罪;被告人余*、李*兵、蘇*彪、陳*明知他人組織賣淫而協助他人組織賣淫,其行為均構成協助組織賣淫罪。在協助組織賣淫罪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余*負責全部經營款項的收支,被告人李*兵負責整個店的經營和管理,二被告人在協助組織賣淫犯罪體系中處于重要地位,且與一般工作人員的工作內容不同,量刑時酌定從重處罰。被告人李*兵、蘇*彪、陳*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具有坦白情節,且三被告人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自愿認罪認罰,在量刑時本院按照坦白和認罪認罰的有關規定對被告人李*兵、蘇*彪、陳*從輕處罰。被告人余*認可公訴機關的量刑建議,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自愿認罪認罰,本院決定對其從寬處罰。根據本案的犯罪情節、社會危害性以及五被告人歸案后的認罪態度、悔罪表現等因素,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五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余*萍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二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21日起至2024年3月20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二、被告人余*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五千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21日起至2020年6月20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三、被告人李*兵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五千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10日起至2020年5月9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四、被告人蘇*彪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并處罰金四千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10日起至2020年2月9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五、被告人陳*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并處罰金四千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10日起至2020年2月9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六、公安機關扣押的POS機、微型機等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沒收,被告人違法所得的贓款43512元依法予以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御用导航提示页面-御用导航提醒提示页面汤姆-御用导航最新入口